当前位置 主页 > 产品服务 >

并跟着原人原唱学唱

  

致外,其它的却大不相同。至于四声问题,音乐家周大风老师曾在越剧唱腔研究的有关资料中阐明,越剧的语音仍然保留古语的入声。如:铁、塔、七、察、六、卜、诺、托、毕、别、匹、密等等,这些读音短触的词。

节拍,即板眼,板重(强拍)眼轻(弱拍)。节拍稳定,就是人们常说的板眼蛮实。节拍不稳定,就会出现走板现象(即:赶板、脱板、拖板等)。走板会使人觉得心悬而不踏实,严重者则会使听众心里感到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时差压力。出现这些情况,主要是音的长短(时值)问题。解决这一问题的简单方法:1平时多听伴奏音乐,同时跟着均匀地打拍子,使之于伴奏音乐完全合拍。 2提高听觉能力,掌握音乐旋律和主奏乐器的伴奏速度,时时留意板和眼在进行中的位置。 3养成听低音的良好习惯,因为低音一般处在强拍(即:板)位置上。只要做到以上三点,就不会走板

在演唱中,音准是最基本条件之一。如果音准出了问题,唱者可能不觉得怎样,但听者会感到很难受。音唱得准予不准,这是音的高低的问题。要解决这个问题,首先就得平时多加强音阶练习(从钢琴、风琴、电子琴等键盘乐器中听清,唱准音,确立音高的概念如果没有这些乐器,就可在自己要学唱的音乐中去体会。每学一段唱腔,不要急于求快,先要将原人原唱反复听,并跟着原人原唱学唱,直到学的比较好以后,在换声道练唱,唱了以后,最好将自己的唱段录下来,再放原人原唱进行对比,开自己在哪些方面还存在问题,再进行改进。不要求数量,关键是要求质量,将一段段唱准,唱好。)只有多听、多练、掌握好音与音之间的高低关系(全音、半音),才能唱准音符。这就要求学点乐理知识。

吊嗓时要边走边唱,就象散步一样,始终保持着松弛自如的姿态。要松弛,不要松懈,而是外松内紧,注意使声音共鸣保持准确位置,行腔运气保持长久稳定,不是仅把力量用在喉咙处,而是全身都在运动。持续两三个小时,吊完嗓不会觉得喉咙疲劳不堪,说话的声音仍然明亮。吊嗓时,口腔上颚微微吸起,下颚松弛,口形不大,两肩不垂,两肋拉力象弹簧一样,一张一弛,发声口腔各个器官都能有机配合,形成头、鼻、胸三腔的强烈共鸣。 吐字行腔时,他的上颚就象球蓝,每个字、每个腔好似篮球,准确无误地投向球蓝。用这种方法演唱,使得他不论唱什么板式,唱腔有多么复杂,都能保持气息稳定和声音的通畅完美。

具备了节拍稳、发音准、嗓音甜美等基本条件,不等于就能唱唱好越剧唱腔。在实际演唱中,同样一段唱腔,虽然人人会唱,但听众感受到的味道却大不一样。一曲感人肺腑的好唱腔,除了其曲调本身的优美旋律因素外,很重要的一点,就是唱者能够根据唱词的内涵和需要,以情带腔,正确处理好唱腔的情感和把握好润腔时的对比度(轻重、缓急、强弱、长短等)。唱腔的情感是要通过演唱者在演唱过程中体现出来的,悲的悲戚感人,喜的轻松明快。也就是说,要唱好一段唱腔,首先得吃透其唱段所表达的唱词内容精神(此时此景),分析和理解人物性格(此人此情)。只要进入角色唱戏,准能唱出好戏。

演员掌握了行腔中的高、低、快、慢、轻、重、顿、挫,运用适度,音量有所加强,再度减弱,把低气吸足再行腔,又巧妙的用了小休止,加虚字,低腔轻吐,乍放又拢。行腔酣畅流利而又起伏跌宕,表现于矛盾思索之中的踌躇心情。

演员在演唱时,用气要巧妙,方法要灵活,在面部表情上要松弛而庄重,口形自然而优美。唱高音时口腔内打得开,内开而外拢(双唇自然收拢),唱低音时,双唇微闭,但牙齿并没有咬死,上颚仍有吸起的感觉。总之,无论时唱高音还是唱低音,不要使观众看到面部肌肉的一丝紧张状态,也不要使人感到口形张合过大,甚至有穷于应付之感。演员演唱口形的美与否,是同发声、吐字、用气有密切关系的。演唱的口形好看了,说明你的发声是正确的。 演员演唱要具备许多灵活多样的演唱技巧。比如:运气上的偷、缓,音量上的收、放、轻、重。行腔上的抑、扬、顿、挫,都能熟练掌握,灵活运用。 演员的演唱,若能够使观众通过唱腔的轻重缓急、抑扬顿挫感受到剧中人物的喜、怒、哀、乐。正是这种理想效果的生动体现。

咬字坚实,发音准确,字正腔圆,吐字清晰,是著名粤剧艺术家们的共同特点。从她们的演唱录音中就可清楚地听出,在语法上,他们对声母和韵母关系的处理方法是一致的;重声母。在运腔时,做到始终口型不变。例:本是来字(勒+爱=来),若在语法的处理上偏重于韵母,那么,听起来就变成了爱倘若口型再张大一点,择又变爱字为啊字了。这种无意或随意改变口性的咬字不实现象,在日常的演唱活动中是比较常见的。所谓倒字.即是四声关系处理颠倒了。